熱血小說網 > 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瘋了! > 第222章 去找高遠,他有東西會給你

裴家的事,往后就不勞三叔費心。”

“我們該走了。”跟裴霆均隨同的女人,走來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你最好自己心里有個數,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

男人不怒而威的語氣,充斥著警告的意味。

宋明珠捂著嘴巴躺在沙發上不敢出聲,心跳加速的厲害,好像讓她聽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斬草除根?

裴三爺說的是誰?

本以為門外沒了動靜,宋明珠狂跳不止的心才慢慢平緩下來,她看了眼手機,自己睡了也快半個小時,她正打算穿上鞋子離開,包廂落地窗外的街燈光很亮,她找到自己的鞋子,穿好正準備離開時,站起身來一時的沒有注意,直接撞到了沙發前堅硬的茶桌上。

一抬腿剛好裝上,宋明珠痛的喊了聲,讓她頓吸一口涼氣。

倏然就在下一秒的時間,僅僅在下一剎那,包廂那厚重的木門被推開,打破了原本寂靜的空間。

宋明珠瞬間瞪大了眼睛,見到門外站著,那熟悉的輪廓讓她心中涌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恐懼。

他不是走了嗎。

宋明珠的心跳瞬間加速,她幾乎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我……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我……我真的聽不懂你們再說什么。”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帶著幾分慌亂和不安。

“不是故意?明珠躲在這里做什么?”裴梟緩步走了進來,他的眼神深邃而冰冷,仿佛能洞察人心。他身后的包廂門在他進入后自動緩緩關閉。

宋明珠看著那緊閉的大門,心中的恐懼愈發濃烈,那股熟悉而危險的氣息再度籠罩了她。

她想要逃離這個讓她感到不安的地方,但她的雙腿卻像灌了鉛一般沉重,無法挪動半步。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裴梟一步步逼近,

“我剛剛只是不小心睡著了,我真的沒有偷聽的意思,抱歉!”

“我…季阿姨見我不在,應該會很擔心,我要走了。”

宋明珠眼神都不敢直接面對他,說話的語氣都開始語無倫次,忍著小腿的疼痛,有些瘸腳的從他身邊逃離,然而誰料到,裴梟突然就拉住了她的手,下秒,就將女孩橫抱了起來,宋明珠嚇得整個人顫了一下,“你干什么!你快放我下來。”

裴梟:“喊得這么大聲,是怕有人會聽不見?”

裴梟抱著她在昏暗的角落沙發上坐下,靠近落地窗外,照射進來的光,正好落在女孩的身上,宋明珠怯怯的看著裴梟那雙隱匿在黑暗中幽深的眸光,心里有些發怵抗拒。

聞著男人身上熟悉,不算好聞,也不算難聞的煙草味,女孩心中有種逃不開的無力感。

“你放開我!”

“喊哥哥。”裴梟不但沒有放開,而是將她調整了個姿勢,裴梟一手禁錮著她的腰,一手掀開了她的裙子,露出那雙黑色的打底絨襪,借著窗外落進來的燈光,女孩腿上,被撞到的地方已經青紫一片。

粗糙的指腹,從受傷的肌膚上劃過,宋明珠疼的縮回了腿,拍掉他的手,“別碰我,我要回去了。”

對她無禮的舉動,裴梟并不生氣,雙手抱著她纖細的腰更緊了些,“還有一個小時結束,現在還早,我么還有時間,不著急。”

宋明珠皺著眉頭,總是眼神在平靜的看著他,心中早就已經掀起了千仗狂瀾,“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男女授受不清,更何況我們現在沒有半點關系,你別碰我!”

宋明珠也不敢喊得太大聲,她怕引來其他人,被人看見他們這般親密的姿勢,她就算跳進大海里也洗不清。

“明珠說說看,我們現在在做什么?”男人低沉的聲線,緩慢延長,這些話中帶著不自覺的曖昧感。

他故意靠近,宋明珠往后倒著,想跟他拉開距離,“你別逼我喊人進來。”

裴梟移開了手,轉移托著她的后腦勺,逼迫與他靠近,溫熱的呼吸聲,帶著他身上那股冷冽的氣息,撲鼻而來。

“夠了,你別再靠過來了。”宋明珠的手,死死的抵住他的胸口,她側著臉看著一處。

“胖了!看來在季家過得不錯。”

裴梟掐了掐她腰間上的肉。

宋明珠有點癢,她忍住了。

“一切都是拜你所賜,要不是你,我可能還過不了,這么好的生活。”宋明珠說話也是充滿了火藥味。

“現在連哥哥都不叫了?嗯?”男人伸手捏著她的下巴,強迫女孩看著他。

宋明珠下顎隱隱作痛,對上男人那雙深邃的眼眸時,她本該對他早已經沒有半點期望的,也不該在對他有半點念想,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心里還是覺得有些委屈,那些情緒在面對他時,就是一下子就有了。

宋明珠眼睛直視的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

但是眼睛一下就紅了。

“還委屈上了?”裴梟食指曲著從她眼眶撫過,語氣蠱惑:“哥哥,讓你去季家,有哥哥的理由。”

“什么理由,都是你的謊言,你才是那個一次又一次騙我的謊話精,我說過,我們之間兩清的話,不是再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想要跟你撇清關系。”

“我不想再跟你有半點關系。”

“你再不放開我,我真的要喊人了。你別逼我!”

兔子急了都會咬人。

“明珠最好還是不要說一些,哥哥不喜歡聽的話,乖,把話說收回去。”

見她委屈的樣子,裴梟心中壓制了某種沖動。

想到那夜,她的美好。

在裴梟內心最深處的一頭被囚禁的野獸,已經發出低吟的嘶吼。

“我不,憑什么每次你說的話,我都要聽?你把我送走的時候,你有沒有問過我愿不愿意!為什么被丟下

“反正現在我已經早就不需要你了,有你沒你,對我來說,根本沒什么不一樣。”

“要是可是,我寧愿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你。”

這時門外傳來服務員對話的聲音。

“你聽見了嗎?這里面好像有人在說話!”

“好像是,不對啊!這塊牌子怎么在這里?是不是有人在里面修燈?進去看看?”

包廂門被推開。

“奇怪,怎么沒有人,剛剛有聲音確實是從里面傳來,難道是我們聽錯了?”

“是啊,我也聽見了。”

“該不會是我們聽錯了,算了,我們還是去看看那些客人有沒有走。”

在黑暗沒有開燈的洗手間里,宋明珠的臀部被一只手托住,頂在墻上,開了一絲縫隙的門,她伸手想要求助,那一聲救命已經在口中,然而誰知,男人似乎早就才出了她一步的動作,在誰也看不清的暗夜中,宋明珠感覺到了唇部的柔軟溫熱,口中的氣息被強烈的侵占。

這一瞬間,宋明珠緊緊地盯著隱藏在黑暗中的那雙眼睛,大腦只覺得一陣空白,半晌過后,女孩開始劇烈掙扎起來,可是被抓住的雙手,被他用力舉在頭頂,無法動彈。

“唔…別…別碰我。”

“你放開我!”

女孩不安的亂動,男人才無奈的分開,氣息急促,兩人的呼吸全都亂了,“乖,別亂動。”

“別這樣,我求你了,別這么對我!”宋明珠胸口起伏劇烈,聽出來的哭音,顯然就是被嚇壞了,眼淚順著臉頰落下,可是在男人眼中,女孩兒的一舉一動,說的每一個字,對裴梟來說更像是催情的毒藥,她可憐的模樣,只怕不論是哪個男人見了,只會變本加厲的欺負她。

眼淚,除了是女孩讓人心軟的武器。

也是,催情的藥!

現在的宋明珠就好比被野獸玩弄于股掌之間的玩物,她越是掙扎,只會讓野獸更加的興奮。

“我不能對不起周毅川!”

“哥哥…”

宋明珠是真的害怕了。

這個男人要是發起瘋來。

宋明珠不敢想象,裴梟會把她怎么樣。

宋明珠能夠感受到,黑暗中有雙深邃冷厲的眸光正在注視著他,卻看不清他現在的模樣,“他有沒有碰過你?嗯?”

“告訴哥哥。”

宋明珠抽噎著搖著頭,“沒…沒有!”

感覺到頭頂上的手,松動,宋明珠立馬掙脫了,想要逃,卻被他抓了回來,后背貼著堅硬的墻,根本逃無可逃,她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的絕望過。

她不知道裴梟究竟是怎么了?!

為什么會發瘋!

宋明珠縮著身子,不敢亂動。54

男人渾身充滿了侵略性,手撐著墻,低頭看她,“到底是沒有還是不敢說,明珠要是說謊,你是知道哥哥的手段。”

“你除了威脅我,你還會做什么!我跟周毅川是正常交往關系,就算做什么,你憑什么來過問,跟你又有什么關系!”

“你最好給我有多遠給我滾多遠,混蛋!”

宋明珠狠狠的推了一把裴梟,就她這力氣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不痛不癢。

“哥哥,還是喜歡你以前的樣子…”裴梟掐著她的臉頰,不顧任何,對女孩狠狠吻了上去,這股滋味,一下就讓人上了癮。

欲罷不能!

包廂外外度響起聲音,“奇怪,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阿梟會去哪里?”

“打電話也不接!”

沈云韻就站在包廂門外,手里握著手機,電話還在響著就是沒有人接。

因為窒息,宋明珠不斷捶著男人的胸口…

耳邊聽到有人走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宋明珠感覺到裴梟代表雄性的部位,越來越發的堅硬,他吻得也愈來愈狠,宋明珠被頂著,她也一下冷靜了下來,不敢亂動。

仿佛過去一個世紀,接觸到新鮮空氣的宋明珠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現在的她,不知道什么時候,外套已經掉在了地上,后背拉鏈已經被拉開,肩膀一側的肌膚徹底暴露在空氣中…等他停下來,宋明珠才感覺到自己冷的瑟瑟發抖。

整個人也更是凌亂不堪,若是裴梟見到她這般惹人憐的模樣,有怎能會輕易的放過她。

宋明珠:“你這個畜生!”她揮著手,在他臉上用力打了一巴掌,但是力氣不輕不重,更是一點傷害都沒有。

裴梟把她翻了個身,“再罵一次,試試。”那手指從她肩膀上劃過,隨之宋明珠有感覺到,肩膀處傳來一陣溫熱,舌尖打轉,吸允,就像是在品嘗一道美食。

宋明珠咬著唇,強忍自己不發出聲來。

“夠了!”

“會被看見的,求你了!別再繼續下去。”

女孩苦苦哀求之后,裴梟才停止了動作,他伸手往前將她環住,“舒服嗎?

他的問題令人難以啟齒。

宋明珠忍受著屈辱無法回答。

她的答案,女孩的身體已經給出了反應。

裴梟最后吻了吻女孩的脖子,才將她后背的拉鏈拉上,她不敢亂動,裴梟只是從后抱了她一會,“哥哥,不會阻止你跟周毅川談戀愛,只是別做不該做的事,明白了嗎?”

“說話!”

見女孩沒有回應,男人家中了手上的力氣。

宋明珠才發出如蚊子般的聲音,“我…我知道了。”

“我…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再不走,會被人發現的。”

裴梟:“先把衣服穿好。”

說著男人已經從地上撿起了宋明珠的外套,拍了拍上面的臟東西,然后在幫她套上,扣上扣子。

宋明珠低著頭沒有說一句話。

裴梟牽起女孩柔軟的手,走出洗手間時,宋明珠接著包廂里明亮的光,看到了裴梟薄唇上,微微有些泛紅,如果他是這樣,宋明珠不敢想象自己,已經麻木感覺到不到只知覺的唇會是怎么樣的。

她也害怕別人會看出來什么。

宋明珠:“不能一起出去,會被人誤會的。”

“你先走!”

裴梟抿唇笑了聲,“害怕被人誤會?”他伸手擦掉她嘴角殘留的東西。

宋明珠抬眸,哀求。

看她怕的那副樣子。

“出息。”裴梟沒有在逗她,“去找高遠,他有東西會給你。”

“我知道了。”宋明珠敷衍,她現在只想逃離,有他在的地方。

宋明珠出去之后,進了另一邊的洗手間,確認自己沒有半點異常之后,才走出去。

季母見到出現的宋明珠,問:“去哪了?阿澤一直再找你,還以為你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