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惡毒女配兇起來全京城都怕蘇離蕭凜 > 第888章 大結局,歸來!

莫離急瘋了,揚手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腦袋。
莫清歡和莫凝見狀,忙伸手攔住她,可莫離的力氣如此之大,她一拳擂到自己眉心,爾后,直直的向后跌去!
兩人驚呼一聲扶住她,這才發現,她竟然暈厥過去了!
如果可以,莫離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這么暈睡著,這樣,就不用面對殘忍的現實了。
但最終,她還是醒來了。
睜開眼,滿目縞素,人已在浮云宮未央殿,里面烏泱泱一堆人,悲聲不絕于耳。
莫離掙扎著坐起來,尋思著見東凜最后一面,卻被告知,他已煙消云散。
“入那幻境之時,帝君便已祭出了元神和仙骨……”白澤啞聲解釋,“原本他是打算入夢救你一人的,若是那樣的話,雖會損耗半身仙力,卻于性命無礙!但后來,他發現了謝熾和鸞玉的陰謀,便決定將計就計,賭上一回,救回所有人!可如此一賭,他便……”
白澤喉中哽咽,淚盈眼眶,“他騙了我!他說他自有法子,護大家平安,自己也會平安無事!我當時還信了!如今想來,怎么可能呢?”
“他若不傾盡仙力,祭出仙骨,散盡修為,又如何能讓已然殞身的殘魂復生?他是用自己的命,換來咱們大家的命啊!”
言罷,淚如雨下,失聲痛哭。
未央殿中,本就是哭聲陣陣,此時萬仙同悲,天地失色,世間仿佛只剩下空茫刺眼的白。
“呵……”莫離扯著唇角笑,“他這個人……真是……永遠都那么狠……”
“對別人狠,對別人也狠!”
“誰要你賠命了?死了便死了,各人有各人的命數!都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沒有再怪你怨你,你為何還要這般?你便算要走,也該給人道別的機會啊!怎么能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她說著說著,忽然憤怒起來,恨不能抓過那個人,狠狠的罵他一頓!
可是,她什么也抓不到了。
這天地之間,再沒有他這個人了!
莫離心中,忽然生出漫天漫地的后悔,早知他如此,她怎會對他說,再也不見?
早知他命數已盡,她便算救不了他,也會好好的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可這個人,他就是這樣,永遠都叫人椎心刺骨,痛斷肝腸!
“東凜,我恨你!”莫離哭吼出聲,“你以為這樣,便能清帳了嗎?你休想!我恨你!我比任何時候都恨你!你怎能這般?怎能這般?怎能這般?”
她接連吼了三聲,吼到撕心裂肺,“你這般,叫人……怎么活?”
她說過,與他再也不見。
可再也不見之前,還有相念相惜。
她希望他們都帶著那份美好和遺憾往前走,大家都活得長長久久,平平安安。
哪怕再也不見,可知道對方都好好的,便可心安。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真的再也不見!
悲傷如狂風暴雪漫卷。
莫離再次暈厥過去,此后醒了哭,哭了又暈,反復數次后,忽然又平靜下來了。
她到底不是從前的她,逝者已矣,生者卻還要往下活,自不會再像之前那般尋死覓活,休養一段時日后,她尋白澤,問復生之道。
白澤只是搖頭:“元神已滅,仙骨已殞,未余半點殘魂,便算姑娘祭出自身,便算我再以骨血織夢,便算這仙界諸仙祭出仙魂,他亦再難復生了!他已消失于這天地之間,化為塵煙星光,無根無憑,如何復生?姑娘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這段時日,天境諸仙為此絞盡腦汁,皆無功而返!更不用說,你只是一介小妖了!”
莫離默然不語。
“退一萬步講,便算你真拿命復生了他,你覺得,他知你為她而死,又會獨活嗎?”白澤輕嘆搖頭,“他不會!他拼盡一切,只為換你和家人周全!你就全了他這臨終前的遺愿吧!莫要再折騰了!”
“仙君所言極是!”莫離站起身來,“謝仙君指點,我以后,不會再執著此事了!”
她這條命,是他傾力救回,亦是他為昔日之錯贖罪,她若真的念著他,便該接受他這番好意,好好的活著,莫要讓他再擔心。
此后的日子,莫離沒有再執著復生之事,每日里如常生活著。
她再沒有夢到過東凜。
其實她很想夢到他,每日想他千百遍,可惜,他再未來入夢。
當初她努力將他從心中剔除,他卻夜夜來入夢,如今她思他念他,他卻寂然無蹤。
“你這個人,永遠都與我作對!”她在黑暗中碎碎念,“你就永遠都不能讓我舒心一點!”
黑暗中,她心口的位置,似有一絲極淡的微光輕輕亮起,但很快又熄滅了。
“但我還是要念著你!”莫離重新躺下,閉上雙眼,“阿凜,我想你了!真的很想!你來見見我吧!”
“我那時跟你說,再不相見,其實是假的!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其實我好像不太了解你,只是一直追著你跑,我怕跟著你,若有一日,再遇到什么事,你又會反手一刀……”
“那一刀真的太痛了!我總要養一養,才有力氣……”她在黑暗中自言自語,“你連這點時間都不給我,你真的很過份……”
“算了,我決定忘記你了!過一段時間,我便尋一個俊俏郎君成親,生一堆孩子!你愛來不來吧!”
她咕噥著翻了個身,摸了顆安睡丸服下,很快便陷入沉睡。
春夜沉沉,春風浩蕩,將那粒螢火般的微光吹起來,輕飄飄的落在了她臉上,微光躍動著,驟然變大了幾分。
可惜,只是電光石火般的一瞬,便又陷入暗沉。xsz
自東凜仙逝后,莫離往天境走得勤了些,主要是謝家人一直掛念著她,時時來梅山探望,幻境雖假,可她與他們的感情卻是極真。
東凜不在了,她也想代替他,多陪陪他的家人。
他舍身一次,救人無數,謝氏族人很多都復生了,但遺憾的是,他的父母亡故太久,魂魄已散,未能回歸,仍寄居于聚靈塔中。
謝老夫人帶她去見過他們幾次,雖未復生,但他們的殘魄尚有意識,只是不甚清晰。
有一日,東母看到莫離時,忽然對著她叫了聲:“阿凜!”
莫離不明白她為何會如此,謝老夫人扭頭看了她一眼,忽然發現她心口位置,不知何時,多了一團混沌金光。
“這……這是……”她又驚又喜,“阿凜?阿凜是你嗎?”
莫離心里一顫,倏地低頭看向心口,這才發現,那金光之中,隱約有一只鳳凰若隱若現。
“是他嗎?”她激動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扯著謝老夫人的手一再追問。
“阿凜初次化形之時,便是這般!”謝老夫人歡喜雀躍,忙帶她去找白澤。
白澤看到那只鳳凰,亦是驚得說不出話來!
然而一番探測之后,他卻又頹然搖頭。
“怎么?不是嗎?”莫離緊緊盯住她。
“不是!”白澤輕嘆,“姑娘最近定然一直在想他吧?這不過是你心中癡念罷了!”
“可阿離的癡念,為何會幻化成這般模樣?”謝老夫人還是不甘心。
“因為她曾與帝君結過同心!”白澤回,“雖未結成,但帝君一絲情魄殘存她身,經她癡念催化,便生出此幻像來,并不能如何!”
莫離和謝老夫人自是不甘心,又尋其他的人問了一通,可惜,得到的是同樣的回答。
兩人欣喜的心,立時又墜入谷底,相對坐了一陣,忽覺外頭有人探頭探腦,謝老夫人目光敏銳,已瞧出那人是誰,冷叱了一聲:“謝韻,又是你吧?”
謝韻被點到名,性生生走出來,朝她行禮,低喚了一聲:“母親!”
“你能不能不要這般鬼鬼祟祟?”謝老夫人看到她,氣不打一處來,“若非你靈力不濟,當初便不會被鸞玉上了身,更不會害得阿凜殞身!作出這番禍事,無人問罪于你,你自己不覺得自己有罪嗎?”
“母親,女兒罪孽深重!”謝韻立時跪倒在地,“女兒定會給母親一個交待的!”
謝老夫人苦笑:“誰要你什么交待?以你的能力,又能給誰交待?罷了,我不想看到你,你去吧!”
她朝謝韻擺擺手,謝韻垂首退去,出門時,目光往莫離身上瞥了瞥,看到那團混沌中的鳳凰,眼底滿滿愧疚,她踉踉蹌蹌走開,回到自己的房間,對著一本書古籍發了會呆,爾后,緩緩站起來。
“父親,母親,兄長,長姐,是我對不起你們!我這一生,怯懦無用,從來都是家人護我寵我,我生來體弱,幾度命懸一線,長姐渡命于我,我才能茍活到今日!”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活著為什么,可我又一直不敢去死!但這一次,我忽然不那么怕了……”
“長姐,我欠你的命,是注定沒法還給你了,那么,還給阿凜,好不好?就是……”她低頭輕嘆了一聲,“也不不知道有沒有用……”
“應該會有用的吧?這可是長姐拿來渡我的半顆心呢!都說母子連心,阿凜若得了長姐的半顆心,肯定就能重新活過來!對,肯定能活!”
她說著用力點了點頭,摸過桌上的匕首,毅然跑出去,直奔謝老夫人的房間。
見她去而復回,謝老夫人眉頭緊皺,還未及說什么,謝韻便已“咕咚”一聲跪倒在地上,對著她用力磕了幾個響頭,爾后,拔出匕首,毫不猶豫的朝自己的胸口刺了進去!
疼痛讓她劇烈抽搐著,但她還是咬著牙,顫著手,將自己的心剜了出來!
剜出來的心,血淋淋的捧在手上,她就這么一路膝行著,向莫離沖過去!
莫離見她自剜已心,已是驚愕難言,此時見她忽然沖自己而來,下意識的往后躲。
“別躲!”謝韻將心捧到她面前,往那團金光中用力按去。
莫離只覺一股暖意直襲胸口,而那團混沌金光,在觸到那顆心的一刻,驟然大放光芒!
“這……”謝老夫人驚呼,“這是阿音的半顆心!”
“是長姐……予我的……”謝韻看著那顆心與鳳凰融為一體,開心的笑出聲來,“阿凜,活……活……”
話未說完,她人猝然后仰,“咕咚”一聲,倒在了地上。
謝老夫人忙上前察看,卻發現她已沒了氣息。
縱是厭惡極這個女兒,可如今見她如此,她亦是老淚縱橫。
有了母親的半顆心,莫離心口的那只鳳凰,從原來的混沌遲緩,漸變得活靈活現。
眾仙見此奇景,俱是歡喜雀躍。
白澤得知原委,亦是喜上眉梢:“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有了這半顆心,帝君重生之日不遠矣!”
他說的是不遠矣,可是,足足一千年,那條鳳凰還只是鳳凰。
好在,對于養鳳凰神鳥這種事,莫離頗有經驗。
就是這鳳凰長大的過程,頗討人嫌,哪怕做只鳥兒,也是只臭屁鳥兒,一天到晚沒個安生,各種調皮搗蛋,今兒啄個人,明兒嚇個貓兒,后兒又舞著自己那對大翅膀,刮個龍卷風玩兒。
莫離萬萬沒想到,東凜小時候竟是這般頑劣!
“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敢這樣,我就直接把你拔毛烤串!”莫離第一千零一次威脅他。
可是這臭屁鳥半點不怕她,翅膀一撲棱,就把她撲倒在地,拿它那嘴在她身上撓癢癢兒。
莫離被它撓得大笑不止,連聲告饒,正瘋笑之時,忽覺有點不對。
方才一直擁著她的,是鳥兒柔軟毛絨的翅膀,可現在,怎么好像變成了兩只有力的臂膀?
她心里一顫,倏地睜開眼!
一張熟悉的俊顏猛地映入眼簾!
“你……你……”她瞪大眼睛瞧著他,口中的話還未說出來,便被男人狂熱的吻席卷而去,“阿離,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