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慕少凌阮白 > 第3133章 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老婆。”宋北璽走過去,親昵的喊了一聲。
李妮聽見他的聲音,抬起頭,松了一口氣,走了過去,“我們回家吧。”
“不好。”宋北璽搖頭。
“怎么了?你還有事情嗎?”李妮已經忘記自己對宋北璽撒的謊。
“你不是說不舒服嗎?我帶你去急診。”宋北璽牽著她的手,假裝要帶她去急診,“肚子不舒服不要忍著,先去做個檢查,沒事我們再回去。”
李妮急了,沒想到自己撒個謊還要去看醫生。
可是謊言都說出來了,她也不好跟他說這是避免他們母子相遇才撒的謊吧?所以謊言只能繼續編造下去:“我就是吃多了肚子疼,回去解決一下就好,沒什么事的。”
“真的沒事?”宋北璽假裝擔憂地蹙起眉頭,心里只是心疼著她。
這個傻丫頭,剛才肯定碰見他母親了,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發生碰撞。
不過看著李妮現在好好的,宋北璽心想,應該是沒事。
“哎呀,真的沒事,我們回去吧。”李妮說著,又假裝肚子疼的捂了捂自己的肚子,“我的身體,我自己當然清楚了。”
“回去也挺遠的,先在醫院這邊解決。”知道她不是真的肚子疼,宋北璽又逗弄她。
“哎呀,我有潔癖,回家吧回家吧。”李妮拉著他的手往車子那邊走去。
宋北璽停下腳步,只要他不動,李妮是拉不動他的,“不行,咱們還是去看看醫生,乖。”
他說著,看見李妮這么焦急的圓謊,嘴角沒忍住露出笑容。
李妮回頭,看見他的笑容,頓時明白,“你知道我在撒謊?”
“我在電梯口遇到母親,就猜到了。”宋北璽笑著,也不再堅持要去看醫生,而是打開副駕駛的門,讓她上車。
等宋北璽上了車后,李妮一臉納悶的看著他,“我就是不想你跟她碰上面,才撒謊的,沒想到還是碰上了,這也奇怪,我估摸著時間應該碰不上才是。”
宋北璽解釋道:“她買了水果。”
李妮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在樓下耽擱了啊……不過她不是擔心你會傷害宋北野嗎?怎么還有心思買水果?”
“誰知道呢。”宋北璽發動車子,“不過你也沒必要這么做,就算她發飆,我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她爭吵,所以就算碰上也沒事。”
“你不跟她爭吵,不代表她不跟你爭吵。”李妮嘀咕著,看得很通透,“算了,不碰也碰上了,我們先回家吧。”
“好,聽老婆大人的。”宋北璽樂呵呵的,李妮什么事情都為了他著想,甚至這次也是一樣。
擔心他會跟姜倪起沖突,所以才編造這樣的謊言。
有這樣的妻子,他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宋北璽開車載著李妮往家里去。
而宋北野的病房里,氣氛降到了零點。
雖然宋北璽過來是打著關心的旗號來關心自己,但是他卻認為,對方是在耀武揚威。
因為宋北璽是個勝利者,無論是股東大會還是后面發生的一連串事情,他都是勝利者。
而自己呢,不但在股東大會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到后面經歷綁架,被打斷腿,被救出來了還是變成了殘廢……
無論是哪方面,他都像一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
要不是宋北璽不可能跟那個組織有關系,宋北野都要懷疑自己現在的這一切遭遇都跟宋北璽有關系。
本來宋北野就很不爽,病房的氣氛也一直很是怪異。
等姜倪走進病房后,病房的溫度徹底降到零點。
姜倪走到他的病床邊,關心詢問:“北野,你沒事吧?他沒把你怎么樣吧?”
“你碰見宋北璽了?”宋北野一聽他這么說,便知道他們兩人已經碰上面。
姜倪點頭,十分氣憤道:“不但碰見他,我還碰見李妮那個小賤人,在停車場等著呢,我見到那個小賤人,就恨不得撓她兩下,要不是她,我們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宋北野冷哼一聲,“現在宋家成什么樣子?”
姜倪頓時眼淚汪汪的跟小兒子哭訴起來:“你爺爺已經讓我搬出來了,北野,你得趕緊好起來,幫我把地位給爭回來,不然我們母子兩人,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這都是李妮害的?”宋北野現在對李妮完全沒有那份心思,因為腿傷的緣故,他現在做夢都夢見自己字正常的走路,而不是成為一個瘸子。
“這當然就是她害的,不然你也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姜倪抽出一張紙巾,抹了抹淚水,擔心淚水落下會弄花她精致的妝容。
“你被趕出宋家,是你自己做的妖,就算你不說,我都知道今天在記者發布會上你做了什么,是不是把那個男人給打殘廢了?”宋北璽問道。
姜倪一怔,她原本想要隱瞞的事情,宋北野居然知道了。
她召開記者招待會這事情也沒跟他說。
打算處理好以后,再跟他說的,只是希望他不要再為自己的那件事生氣了。
因為這件事,她每次過來,宋北野都沒有給她好臉色看。
“你都知道了?我也沒想到會那樣……”
“你的事情熱度都過去了,你犯什么賤,還要把這件事扯起來,你知道我的那些朋友是怎么嘲笑我的嗎?”宋北野恨不得往她臉上招呼兩巴掌。
雖然他長得跟宋成明很像,但是那些人私下里都會揪著姜倪這件事,然后把他當成談資。
大抵就是說他不是宋成明的親生兒子,而是姜倪跟那個高思林生的。
不然宋成明也不會拋下宋家,躲到國外去。
誰愿意替別人養兒子?這肯定不是自己的兒子才會這么的狠心。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著說,這件事必須澄清,我沒想過會弄巧成拙……”姜倪眼眶更紅,原本只想對兒子訴說委屈,聽見兒子這么指責自己,她的心里更加難受。
“哼,的確是弄巧成拙,別人套你的話,一套一個準,你怎么回事?以前也沒發現你這么沒腦子。”宋北野完全沒把她當媽看,句句質問,刺痛了她的心。
姜倪聽著他的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做這些,除了是還自己的清白外,也是替宋北野著想。
可是,她也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