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3301章 你就知足吧
    第3301章 你就知足吧

    南宮肆臉色一白。

    “念女士,要是我自己慢慢養,什么時候能好?”他嘗過這種疼痛,突然就不想做治療了。

    南宮肆甚至覺得,手不利索就不利索,總比好過疼死好。

    而且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疼。

    念穆表情嚴肅,站直身體看著他:“南宮先生,您害怕了?”

    “我這個人吧,有些怕疼。”南宮肆也不怕丟臉,說道:“要不還是算了吧。”

    “你這個手要是不做恢復治療,可能好不了。”念穆嚇唬著他,其實不是好不了,而是會花好長一段時間去痊愈。

    痊愈后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的靈活。

    若是普通人,南宮肆現在這種狀態已經夠了。

    但是像他們這類的人,手腳的靈活程度比之前差一點,都是致命的,有時候執行任務,就是這一分半點的差距,在生死攸關的時候,就會要了命。

    “那我去醫院做?”南宮肆尋思著醫院那邊做物理治療應該沒那么痛。

    “醫院的也一樣。”念穆說道,她從柜子里挑出一瓶藥,“要是你真的怕疼,我把你麻醉了?”

    “別別別。”南宮肆不喜歡麻醉的感覺,咬了咬牙,正想說話的時候,卻聽見朔風調侃道:“不是吧?南宮肆,這么大一個人了,居然還怕疼?”

    南宮肆翻了翻白眼:“要不我給你相同位置一刀,你好了以后找念教授試試看?”

    朔風嘀咕道:“我又不傻。”

    “你不是要去談事的嗎?在這里湊什么熱鬧!”南宮肆瞪了他一眼。

    “我出來倒咖啡的,誰知道就聽見你說自己怕疼,笑死人了。”朔風毫不留情的嘲笑他。

    “朔!風!”南宮肆能在美麗的女人面前丟臉,卻不能在兄弟之間丟臉。

    “念教授,不用聽他說,就狠狠的扎他,以后才能長點記性。”朔風沒理會他,而是樂呵呵的看著念穆。

    “朔風,不說話沒人當你是死的!”南宮肆怒吼一聲。

    果然是好兄弟,什么事情都要把對方往死里坑。

    朔風無辜的聳了聳肩膀。

    “南宮先生,走吧,下樓。”念穆拿起消毒好的工具,以及等會兒要用到的工具。

    南宮肆惆悵著一張臉,經過朔風身邊的時候,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朔風見這個模樣,突然想去湊熱鬧,于是走到慕少凌所在的臥室,對他說道:“老大,我們去看看唄,事情等會兒也可以商量。”

    慕少凌皺眉,不過針灸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念教授說,這個針灸會很疼。”朔風說道。

    慕少凌立刻站起來往外走,“走。”

    朔風給他豎了一根大拇指,看來他們都不愿意錯過南宮肆受疼的模樣。

    慕少凌見他這樣,解釋道:“我是擔心南宮肆太痛會傷害念穆。”

    “南宮肆也不一定能傷害到念教授,畢竟念教授的身手了得。”說著,朔風做了個拳擊的姿勢。

    他知道念穆在恐怖島待了三年后,身手肯定不簡單。

    念穆看著跟著走出來的兩人,笑瞇瞇問道:“你們怎么也跟著出來了。”

    “看看。”慕少凌說道。

    南宮肆滿臉無奈,“大哥,你什么時候跟朔風一個 朔風一個模樣了,就想看我出丑。”

    慕少凌挑了挑眉頭,表示自己的無辜。

    念穆突然明白男人之間的那些惡趣味了,嘴角抿著笑容,來到太陽傘下,把干凈的紗布折疊起來,然后把針一根一根的放好,再放上隔絕塵的容器罩著,放在陽光下暴曬。

    “為什么要這么做?”南宮肆看見這幕,覺得新奇。

    “這是把針表面的溫度加熱到接近人體的溫度,這樣下針的效果最好。”念穆拉來另外一張小板凳坐下,又看著慕少凌跟朔風說道:“沒有準備你們兩人的位置,想要坐的話自己去搬凳子吧。”

    “我站著就行。”慕少凌說道。

    朔風也跟著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針,說道:“南宮肆,我說你也太不識好歹了,還想不做物理治療?你知道嗎?你這個物理治療跟念教授給宋北野做的那個物理治療謹慎多了。”

    南宮肆挑眉。

    “我看了他們的監控,念教授根本沒動用自己的那套針,也沒有這些,我說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朔風樂呵呵的,一副看戲的模樣。

    他就喜歡看南宮肆吃癟的模樣,于是又低聲說道:“念教授,你就弄疼他,就當做是為你的好姐妹報仇。”

    南宮肆頓時黑了臉,“提她干嘛?”

    “我有說是誰嗎?”朔風故意挑起眉頭。

    南宮肆癟了癟嘴,別過臉。

    “男人嘛,吃點痛沒啥的。”朔風又說。

    南宮肆坐在那里,朝著他招了招手:“男人嘛,吃點痛沒啥的,那你來。”

    “我才不去。”朔風搖頭,“我好好的,沒毛病,干嘛要挨針?”

    “膽小鬼。”南宮肆鄙視地看著他。

    朔風無所謂,他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反正他就是個看戲的,沒必要為了證明他不怕疼,挨上一針。

    念穆聽著兩人的拌嘴,抬眸看向身側的慕少凌。

    他站在那里,也在低頭看著她。

    四目相對,無盡的溫柔跟愛意在空氣中泛濫。

    念穆微微一笑,收回目光。

    但朔風還是看見兩人無聲,卻愛意滿滿的互動,不禁感嘆了一聲:“好大一份狗糧。”

    念穆笑出了聲,走到小板凳旁邊,用手摸了摸針,“溫度差不多了,朔風先生,把衣袖撩高吧。”

    南宮肆聞言,把衣袖撩高,看見那一堆針,不禁哆嗦一下,問道:“這些針全部都用到嗎?”

    “看情況。”念穆往干凈的小盆里倒入碘伏,拿著鑷子跟棉花,替他擦拭消毒。

    朔風又打趣道:“能得到念教授這樣溫柔的相待,你就知足吧。”

    “閉嘴!”南宮肆額頭青筋隱隱作現。

    消毒并不痛,但是只要念穆一有動作,他就想到剛才在樓上做檢查時候的那種痛。

    比中槍那會兒還要痛好嗎!

    朔風配合的閉嘴,因為念穆替他消毒完,準備動手了。

    第一根針下去,南宮肆的眉頭跳了跳,疼,但是還能接受。

    可是針下去后,疼痛還沒消失。

    “念教授。”南宮肆問道:“為什么刺下去還是疼?”

    “因為你原本就恢復不好,忍忍吧。”念穆說道,接下來一根針一根針的刺進去。

    南宮肆開始死死咬著唇,才讓自己忍住不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