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7章 水泥封心

Q\b“姝姝,你在這里等著,我喊醫生來給你換紗布。”

顧亦宸拉開門疾步出去,迎面卻看見助理朝他走來。

“顧總,查清楚了,林景曜昨天一晚上都在陸青云的急救室外面等候,所以林小姐才一直在醫院陪林先生。”

顧亦宸聞言冷哼一聲,“這個女人居然還有良心,還知道陪家人。”

不過既然這樣,那就說明她來醫院不是為了其他男人。

顧亦宸莫名松了一口氣。

然而下一秒,他臉色一下子又冷下來。

他真是瘋了才會去查這種無聊的事情,搞得好像他很在乎林清苒一樣。

簡直可笑。

——

林家客廳。

“你要和陸司桁結婚?”

林爸林媽還有林聿都一臉八卦地看著林清苒。

林清苒一臉淡定,“我跟陸司桁的婚約,不是爸爸一早就定下的嗎?”

“可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嘛?”林景曜狐疑。

“我現在又愿意了唄。”

林媽媽抹了一把汗,“這才一天而已,你怎么又換了個人愛?”

“什么啊。”林清苒噘嘴,反駁,“我不愛他的好嗎?”

林媽媽撇撇嘴,“你不愛那你還嫁給他?”

“我還不都是為了讓兩家人面子上過得去,再說了,陸叔叔不是對爸爸有恩嗎?父債子償,那么父恩子還,我愿意犧牲小我為大家。”

林清苒說得頭頭是道。

林媽媽又問:“那顧亦宸呢?你昨天不是還拉著夏姝上天臺逼顧亦宸娶你?”

林清苒翻手機的動作一頓,猛然想起什么,扭頭看向林媽媽,“媽,昨天發生那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來攔著我?”

林媽媽聞言,立馬就點著她的額頭數落,“你發起瘋來是我能攔得住的?”

林清苒:“那你也得來啊。”

林媽媽嘴巴一撇,“你下次自殺,我會去攔你的,行了吧?”

林清苒雙腿不安分地晃著,“不會再自殺了。”

“你要真為了一個男人要去死,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瞧給你出息的!真是給我長臉,你這么一鬧,我那些做美容打麻將喝下午茶的姐妹全都知道了,一個個打電話來問我是怎么回事?我能說什么,生了一個你這么戀愛腦的女兒!”

林清苒:“……”

“還有啊,你真確定要跟陸家那小子結婚?你別到了婚禮現場又發瘋。”

“放心吧,媽,我想好了。”

林媽媽長吁一口氣,“那你就好好跟陸司桁相處,感情可以慢慢培養。”

林清苒身子往后一靠,“媽,你想多了,我已經水泥封心了,沒心思再培養什么感情。”

“陸家那小子長得那么俊,你就一點色心都沒有?”

林清苒盯著手機目不斜視,“就算他長得好看,我也不會動心的。”

就在這時,手機彈出一則消息,是閨蜜白詩芮發的。

【芮:姐妹,我出車禍了[吐血]。】

林清苒一驚,連忙打字詢問。

【怎么回事?人沒事吧?】

【芮:人沒事,就是車給撞了,開車的是季昱楓,我坐副駕的】

林清苒立時松了一口氣。

下一秒,手機又接連彈出好幾條消息。

【芮:姐妹,你猜撞我們車的人是誰?】

【芮:你的癩蛤蟆啊!】

林清苒:“???”

【芮:就是那姓陸的,陸家的私生子唄,是叫陸司桁對吧?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那位……你之前還跟我們吐槽來著……】

【芮:他這次好死不死栽我們手里了,我跟你說,楓少這車剛提的,全球僅限一臺,有市無價,我們這就讓那個姓陸的賠個十億八億!】

林清苒盯著消息猛地瞪大了眼睛,連忙撥電話過去。

無人接聽。

“接電話啊!”林清苒焦躁地站起身來,捧著手機踱來踱去。

“苒苒,你這是怎么了?”林景曜不解地看著她。

“我有點急事出去一趟!”

林清苒拿著手機著急忙慌地就出門了。

——

顧亦宸把夏姝哄好,接了個電話匆匆離開醫院。

黑色商務車停在路邊。

顧亦宸走過去拉開后座車門,卻不料對上顧海洲的臉。

“爸?你怎么在這里?”

顧海洲臉色出奇地難看,“我要是不從國外回來,還不知道你干的這些破事!你到處說你要娶夏姝是不是?”

“爸,我沒到處說。”顧亦宸上車,無奈道,“我跟姝姝這段時間走得近了,自然就傳出一些風言風語。”

“風言風語?”顧海洲冷笑,“那你倒是跟我說說,這是不是真的?”

顧亦宸沉默。

“說話!”

顧亦宸抿了抿唇,低低地擠出一個字,“是。”

“胡鬧!”顧海洲怒聲道,“你是我顧海洲的兒子,娶一個沒背景沒家世的女人,合適嗎?”

“林清苒哪一點比不上夏姝?要長相有長相,要家世有家世,林景曜三個字一說出來,就連從來不上網的小市民都知道,這是整個京城最有錢的男人,顧氏的儲備資金,其他三大家族加起來都比不上!”

“林家人把林清苒寵得無法無天,你只要上了她的船,以后還用擔心錢的問題?”

“這樣的一個女人,她的心里眼里只有你。”顧海洲焦急地扶額,“多好的一條肥魚啊,你說不要就不要!”

顧亦宸目露為難,“爸,我不喜歡林清苒,我喜歡的人是姝姝。”

“夏姝有什么值得你喜歡的?她是能給你錢還是能在事業上給你扶持?”

顧亦宸再次沉默。

糾結幾番,他艱難開口道:“姝姝是個好女孩,她善良、溫柔、知書達理……”

“閉嘴!”顧海洲凌厲的眼神掃過他,“你都是個成年人了,還講這些東西,不覺得幼稚?”

“爸!”顧亦宸不甘心地為自己解釋,“姝姝救過我的命。”

顧海洲微微瞇起眸子,“就是你十六歲在海上出事的那次?”

“嗯。”顧亦宸點頭,“六年前我在海里差點溺死,是夏姝不顧危險把我救上了岸。”

雖然那次他沒看清夏姝的樣子,但是她戴的項鏈樣式,他記得很清楚。

直到半年前夏姝來了景宸,他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的項鏈,追問之后才知道,原來六年前那個人真的是她。

自己四年前一眼就喜歡上的人居然是自己六年前的救命恩人,這樣的緣分真的很奇妙。

“這是兩碼事!”顧海洲煩躁地點了一根煙,“你要是真喜歡那個夏姝,可以跟林清苒結婚以后再讓她做你的情人……”

“無論如何,你要娶進門的人,只能是林清苒!”

“不行。”顧亦宸皺眉,“我答應姝姝了,我會娶她。”

“口頭承諾算個屁。”顧海洲冷冷地瞥他一眼,“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你娶夏姝,這個周日,你跟我去林家登門拜訪,好好跟林清苒解釋清楚,說你跟夏姝的事是個誤會。”

以他對林清苒的了解,只要顧亦宸說點好聽的話,那個女人就會被迷得神魂顛倒,再次迫不及待地貼上來。

“聽到了嗎?”

顧亦宸捏了捏手心,不說話。

顧海洲冷笑,“如果你覺得你翅膀硬了,那你現在就可以滾出顧家!”

顧亦宸垂著眉眼,欲言又止,掙扎許久,最終硬巴巴地擠出三個字,“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