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15章 親上了他的鎖骨

你房間的淋浴頭壞了,一樓有公共淋浴間,但是你上下跑估計不是很方便……”

林清苒回到二樓,在陸司桁面前站定,認真給出建議:“要不你去我哥的淋浴間?”

“林少這個時間應該已經休息了。”陸司桁輕聲道,“沒關系,我去一樓洗就好了。”

林清苒聽他這么說,糾結一番,開口道:“你可以去我房間洗。”

反正只是洗個澡而已。

陸司桁聞言,眉梢微動,卻還是裝模作樣地客氣道:“這樣會不會不太方便?”

“沒什么不方便的。”林清苒一副很大方的樣子,“我不介意,你帶上你的洗漱用品,來我房間吧。”

“那就麻煩林小姐了。”

陸司桁于是抱著自己的浴巾和衣物踏進了林清苒的臥室。

撲鼻而來淡淡的香味,類似于一種草莓的果香。

陸司桁不動聲色地環顧著這一眼就能望到頭的空間。

從床單到衣柜,再到飄窗上和地上,能看見的地方擺放著滿滿當當大大小小的草莓熊,襯得整個房間粉粉嫩嫩的。

陸司桁微微挑眉。

心中感慨,原來這就是女孩子的房間。

林清苒回頭注意到他的目光,笑了一下,“我挺喜歡草莓熊的,這些大部分是我哥給我買的,還有一些是朋友送的。”

陸司桁點點頭,看著她,笑起來的眼神柔和,“很可愛。”

不只是草莓熊。

林清苒看著他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慌了一下,心跳快了幾分。

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神智,局促道:“你先進去洗澡吧。”

“好。”

浴室的門打開又合上。

不一會兒,里面傳來水聲。

林清苒松了一口氣,坐至床頭,隨手抓起一只草莓熊抱在懷里,翻著電影雜志打發時間。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浴室的水聲停了。

林清苒翻雜志的手一頓,不自覺豎起了耳朵。

“林小姐,能幫我遞一下浴袍嗎?”

浴室的磨砂玻璃門開了一條縫,陸司桁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

浴袍?

林清苒張望著,果不其然看見陸司桁的浴袍正靜靜地躺在床尾的位置。

陸司桁進去的時候忘了拿嗎?他怎么這么粗心?

林清苒來不及多想,趕緊撈起浴巾往浴室走。

眼看手就要摸到浴室的門了,邁出去的腳突然被亂扔的草莓熊絆了一下,林清苒身體不受控制地往前栽,伸手直接把門推開了。

浴室內的水蒸氣撲面而來。

林清苒嚇得都快丟了魂,推開門后手在空中一陣亂揮,卻還是沒找到平衡,整個人砸向陸司桁。

腰部突然一緊,像是被什么給扶住了。

再睜開眼,她已經抱住了陸司桁的腰,唇瓣也在混亂之中親上了他的鎖骨。

浴室內的水霧散去。

四目相對。

空氣陷入一片安靜。

兩人誰也沒有動作,就這樣互相抱著對方的腰,茫然地對視著。

林清苒心里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

完了。

芭比Q了。

她干了什么混賬事?

裝作若無其事的,林清苒將唇瓣從陸司桁精致的鎖骨上一點點移開,視線也在慌亂無措中緩緩下移。

順著鎖骨,來到肌理分明的胸肌,頓了一下,繼續下移,看清楚那被浴巾堪堪遮蓋了一半的性感腹肌時,又頓了一下……

媽耶,這男人的身材居然這么好?!

“林小姐?你在看什么?”陸司桁一句話打破了二人之間的寂靜。

林清苒臉一燙,慌張,“沒沒沒……我沒看什么……”

她視線往上,掠過他輪廓分明的下顎,盯著他墨色的眼睛,“抱歉,我剛才不小心被絆了一下。”

陸司桁松開她的腰,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手腕,低頭,關切的眼神瞧著她,“能站穩嗎?”

手腕處溫熱的力量給了她充分的安穩,林清苒原本的驚魂未定一點點消散。

“沒事了,松……松手吧,我自己可以站穩。”

“嗯。”陸司桁松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虛虛在她身側護著,“浴室地面滑,小心一點。”

林清苒跟他拉開距離,還不忘把手里他的浴袍塞給他,退出到浴室之外。

心口還在砰砰地跳。

揮之不去的,是剛才看見的畫面。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林清苒閉上眼在心里默念,覺得自己被凈化得差不多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低頭,剛才絆倒她的大只草莓熊坐在墻角,好像在看著她,惡劣的笑。

林清苒一把將它提起來扔遠。

“林小姐。”

陸司桁沒一會兒就穿著浴袍從浴室里出來了,望著她,“你剛才沒有受傷吧?”

“沒有。”

林清苒遠遠地就能瞧見他敞開的浴袍下,那被她親過的鎖骨……上面好像還殘留著水珠……有點性感……

她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陸司桁似是察覺她的視線,沉默地抬起一只手,將領口往上攏了攏,鎖骨遮擋得嚴嚴實實。

林清苒看著他的動作,頓時不是滋味。

這是在防著她?

怎么?

她是狼嗎?

剛才她又不是故意親他的。

“陸先生,你要是洗好了就回自己房間休息吧。”林清苒忍不住表明立場劃清界限,語氣帶了幾分疏離,“我要睡了。”

“好的。”陸司桁朝她淡淡點了點頭,“晚安,林小姐。”

“晚安。”

臥室的門打開又合上,空氣中剩下淡淡沐浴香在浮動。

林清苒洗了澡從臥室出來躺到床上,很快就昏昏欲睡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

天色微亮。

林清苒準時睜開眼。

像以往無數個尋常的清晨一樣,柔和的日光灑向地面,微風輕輕撩動著薄紗質的窗簾,一切都顯得美好靜謐。

林清苒在床上蛄蛹了兩下,張開雙臂打算伸個懶腰,卻意外地碰到了什么溫軟的東西。

她渾身一僵,視線緩緩地轉向枕邊。

陸司桁的臉赫然映入眼簾。

林清苒驚得直接從床上彈起來。

???

這什么情況?

陸司桁為什么在她的床上?

她懷疑自己在夢里。

然而下一秒,陸司桁似是被驚醒,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看見她的第一眼,他墨色的眼底便浮現片刻的震驚和茫然。

“林小姐?”他問,“你怎么會在我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