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22章 澄清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顧亦宸微微瞇起了眼睛,面色嘲諷地看著陸司桁。

他以為他是誰?

陸司桁沒說話,只冷冷地瞧了他一眼,眼神意料之外的陰沉。

他轉身回到車上,看了司機一眼,淡聲吩咐:“開車。”

“是。”

“你剛才跟顧亦宸說了什么?”林清苒問。

聽到她的聲音,陸司桁冰冷狹長的鳳眸頃刻泛起溫和,他轉臉,聲音謙和道:“我在向他道歉,因為我剛才下手沒輕重不小心將他推翻在地。”

林清苒“哦”了一聲,又緩緩道:“跟他這種人,你不用客氣。”

陸司桁斂眉,低聲說:“他畢竟是顧家繼承人,我在他面前,還是要注意一些。”

林清苒眨了一下眼睛,目光停留在陸司桁微垂的眼睫上,想說什么,卻又移開了目光,默默不語。

陸司桁的身世背景注定了他如今這樣的處境。

明明也只是為了不讓顧亦宸做出冒犯到她的舉措,卻也只能如履薄冰,還要低三下四地向顧亦宸道歉……

林清苒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擔憂。

他真的能像上一世那樣,順利拿到陸家繼承人的位置嗎?

“跟我結婚以后,你就不用這樣了。”林清苒目視前方,輕輕地開口道。

“嗯?”

林清苒偏頭看她,唇角勾起一點弧度,“任何時候,‘林家大小姐’這幾個字,都會是你最堅實的后盾。”

“你可以無所顧忌地……利用我。”

陸司桁呼吸一滯。

他轉頭,仿佛看見有細碎的微光在她帶笑的眼底閃爍。

就像那天她在醫院看著他說:“我愿意做你的工具人。”

可我不會利用你,你也不是工具人。

你是我愿意不顧一切追逐的光。

“叮咚。”

林清苒包里的手機忽然傳來消息提示音。

她找出手機,解開鎖屏。

白詩芮給她發來了消息。

【快看,夏姝發文替你澄清了!】

夏姝替她澄清?

林清苒垂眸,疑惑地點進微博查看。

夏姝最新發的一條微博就在剛剛,短短幾分鐘,轉發點贊就超萬次了。

【@夏姝v:感謝大家就我住院事件發來的關心和問候,我已經出院了,很快就會恢復正常工作。但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我被刺傷一事跟林清苒沒關系!事件相關的兩個犯罪已經落網,也已經受到了法律應有的制裁,據警方陳述,此案并不涉及其他人員參與,林清苒并非幕后主使,也完全沒有參與這件事!】

【在這里我也要向林清苒林小姐說一聲對不起,因為一些莫須有的傳言,讓你無端卷入了這場風波,實在是抱歉!希望您能諒解。】

這條微博一經發出,便上了熱搜。

#夏姝發文澄清#

#反轉!夏姝被刺傷一事背后并無幕后主使,施害者并非林清苒#

林清苒翻著微博,與此同時白詩芮也不停地給她發來消息。

【芮芮:這個夏姝還算是有點數!】

【芮芮:看來還真不是她做的,否則她也犯不著專門發文為你澄清。】

【芮芮:太好了,苒苒,你沒事了。[撒花][鼓掌]】

林清苒沒有回復白詩芮的消息,單手倚著窗輕輕按了按太陽穴,指尖漫不經心地點進夏姝微博的評論區。

夏姝不愧是萬人迷。

她一發聲,粉絲皆為之瘋狂。

【姝寶沒事了就好,期待你的新電影呢!】

【我們姝寶真是人美心善,還專門發文替林清苒澄清,真的太正直了!】

【林清苒看到這條微博會不會后悔之前對你做過的事呢?聽說姝寶跟林清苒以前還是同學,姝寶真是太善良了,不放過任何一個壞人,也絕不冤枉一個好人呢!】

【姝姝,你真是人間信仰,一定要快快好起來,祝你新電影票房大賣!】

【……】

林清苒將手機鎖屏,重新放回包里。

——

“女士,你可以稍微離這位先生近一點嗎?”

結婚證件照拍攝現場,拍照的工作人員對著林清苒道。

林清苒看了一眼她跟陸司桁之間足以在容納一個人的距離,想了想,往他身邊挪了挪。

“再近一點。”工作人員喊道。

林清苒干脆直接挽住了陸司桁的手臂。

“抱歉,陸先生,冒犯了。”

兩人的上半身緊緊靠在一起。

陸司桁心如擂鼓,卻假裝沒感覺到胸腔里加快的心跳,緊緊抿著唇,面沉如水。

“你們這一對啊,是今天最養眼的一對。”工作人員看著這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笑了笑,“只是你們看起來好像不太熟的樣子。”

林清苒:“……?”

他怎么看出來的?

這很明顯嗎?

“笑一笑。”工作人員說。

不僅是對林清苒,也是對陸司桁。

兩人不約而同地扯出一抹假笑。

工作人員:“……”

“你們真的是自愿來領證的嗎?”

“哎,算了算了,你們不笑也挺好看的。”

“咔嚓”一聲,預示著拍照環節的完美落地。

兩人被工作人員領到窗口前,填寫了各種表格資料簽字交過去。

林清苒靜靜地看著工作人員翻開兩本鮮紅的結婚證,在上面蓋了章后遞過來。

她將兩本都接過,忍不住端詳了幾眼,然后將其中一本遞給了陸司桁。

原以為他至少會翻開看一眼,誰料他竟看都不看,直接從她手里接過證件照就放進了上衣口袋里,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樣子。

林清苒頓時心里說不出的滋味。

不過,陸司桁現在本來也不喜歡她,他又指望他有什么反應呢?

“總算是弄完了。”林清苒收回注意力,松了一口氣,將結婚證放進包里,然后拎著包起身離開。

陸司桁跟在她身后,“林小姐,我送你吧。”

“不用了,芮芮說她兩分鐘之內就到了,我約了她唱歌。”

“那林小姐再見。”

“再見。”

林清苒跟陸司桁道別,徑直走到路邊,等白詩芮的車來接她。

陸司桁如雕塑的站在原地,注視了林清苒的背影半晌,他突然不動聲色地側過身,從上衣口袋里將結婚證取出來。

翻開,在陽光底下看一眼。

背對著陽光再看一眼。

有一種如夢如幻的不真實感。

嘴角,揚起一抹微妙的弧度。

心情,變得美麗。

路過的人時而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陸司桁也不以為然。

他伸出指尖,輕輕撫過證件上少女漂亮的眉眼,眼底是從未有過的柔色。

然后,輕輕地將證件照合上。

如同放置什么珍寶一樣,整整齊齊地塞進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順帶悄悄捂了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