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42章 陸先生!趕緊給林小姐做人工呼吸!

泳池旁很快圍滿了人。

“什么情況?是誰掉下去了?”

“好像是林清苒。”

“誒……上來了,人被撈上來了!”

隨著其中一位貴婦伸手指著水面發出驚呼,水面上隱隱出現一道黑色的影子。

陸司桁一只手掐著林清苒的腰,快速游向岸邊。

來到岸邊,站在最近的兩位男士趕緊搭把手,合力將林清苒抬上來,平放在地上。

林清苒渾身都濕透了,臉色蒼白,長發凌亂地搭在她的臉上,模樣是狼狽的。

“苒苒!”

“林小姐,你沒事吧?!”

“快,叫120!”

“……”

她清楚地聽到了周圍人的聲音,卻一動不動,猶如死尸般躺在地上,任由眾人圍著她焦灼擔憂。

她溺水了。

她裝的。

水面上還浮著另一道黑色身影。

是顧亦宸。

他看到林清苒已經被救上去,從水里爬起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快步走過去。

一位好心的貴婦蹲在林清苒的身邊,輕輕拍打她的臉,焦急地喊:“林小姐?林小姐……”

見她沒反應,貴婦直接在她身邊跪下做起了心肺復蘇。

林清苒從嘴角吐出兩口水。

不得不說,這位好心的貴婦救人還挺賣力,一下一下力道可不小,按得她胸腔發疼。

改天要好好謝她。

時機差不多了,林清苒手指動了動,準備睜開眼睛……

“陸先生!你快來,趕緊給林小姐做人工呼吸!”

貴婦一把將陸司桁拉過來,救人心切地喊道:“快,給她做人工呼吸啊。”

林清苒:“?”

不等她反應過來,男人熟悉的鼻息鋪灑而來。

下一秒,熟悉的溫軟落在了她的唇上。

林清苒:“……”

陸司桁單膝跪在她的身側,低頭,長長的黑睫微垂,一只手捏著她的鼻子,唇一次次落下又離開。

每一次都會給她渡進一大口空氣。

林清苒垂在身材的手悄無聲息地捏緊。

明明知道陸司桁是在給她做人工呼吸,她還是不可避免地緊張得心跳漸漸加速。

不知道第多少次,林清苒在他唇瓣移開的時候抓緊了他的手臂,猛地咳嗽了幾聲。

而后,徐徐地睜開眼睛。

入目是陸司桁安靜專注,布滿了擔憂的臉。

他也濕透了,黑色的發凌亂地搭在額角,發梢上掛著水珠,微微發白的臉色襯得面容愈發清疏。

“苒……林小姐,你沒事吧?”

林清苒扶著他起身,輕聲道,“我沒事。”

她環顧了一眼四周,鎖定夏姝,神色驟然變得森冷,“夏姝,你瘋了?!你為什么要推我下水?”

陸司桁看向夏姝,眉心微微蹙起。

在場的人也都是臉色一變。

“不……我沒推她!”夏姝搖頭解釋,“是她自己,是她自己掉進去……”

“啪”地一聲脆響!

夏姝還沒說完,迎面便迎來結結實實的一巴掌,打得她半邊臉頰頓時泛起紅色血絲。

耳邊,嗡嗡作響。

夏姝身子歪了歪,差點摔倒在地。

她扶著半邊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林清苒,“你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林清苒緊緊地盯著她,冰冷的嗓音氣勢十足,“夏姝,你到底想干什么?推我下水,就是想把我溺死在水池里嗎?”

夏姝氣得捏拳,“林清苒,你污蔑我!”

“我污蔑你了嗎?”林清苒眼含怒意,咬牙切齒道,“你敢做怎么就不敢承認?”

“你……”夏姝怒火攻心,唇角發顫,“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是我推了你?”

“我可以證明,就是她把林小姐推進水池的!”

剛才那位貴婦突然站了出來。

她指著夏姝,義正言辭道:“我一直都在泳池邊,一開始我看見只有林小姐獨自站在泳池邊喝酒,沒一會兒,夏小姐也出來了。”

“她們好像發生了爭執,但具體是在爭什么,我聽不清,只聽到夏小姐的音調比尋常高了許多……”

“后來,林小姐似是想離開,而夏小姐卻在林小姐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將她推進了泳池!”

幾句話完整地闡述了事情經過。

陸司桁瞧著夏姝,冷著的一張臉仿若化不開的千年寒冰,“夏小姐,你平白無故推我妻子下水,是什么意思?”

人群里不知是誰說了一句,“這也太囂張了,這么多人的場合呢!居然就敢殺人!”

夏姝搖頭,“不,不是我,是她……”

有人出聲,周圍的人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心思怎么可以這么歹毒?這還好是救助及時,否則可是要出人命。”

“何況這還是林家大小姐,也不知道你怎么這么大的膽子。”

“我看她就是看這里沒有攝像頭,心存僥幸吧,誰曾想被人看見了。”

“就是,林小姐真可憐,可是差點就被害死了。”

“也不知道這位夏小姐家里人到底是怎么教的,怕不是被家里人慣壞了,行事居然敢如此張揚。”

“……”

夏姝百口莫辯。

氣得捏緊了拳頭。

“依我看,這件事還是報個警吧,這么大的事,這都故意傷人了。”有人說道。

夏姝:“……”

林清苒看著她,冷冷地笑,“夏小姐,那就麻煩你跟我去警局一趟了,今天這件事不解決,我誓不罷休!”

“夠了!”

顧亦宸不知什么時候擠進了人群,走到她跟前,用憤怒指責的目光看著她,“你鬧夠了嗎?這么點小事,還要鬧到警察局去才肯罷休?”

他又掃向眾人,冰冷的嗓音道:“夏姝不是故意的!”

林清苒微微蹙眉,視線落在他沉俊的臉上,“你說她不是故意的?”

顧亦宸瞪了她一眼,不說話。

他又看向周圍久久不散的人群,冷著臉道:“都散了吧!有什么好看的?”

眾人面面相覷,察覺到顧亦宸身上低沉的氣息,誰都不敢再多逗留,紛紛散去。

顧家好歹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繼承人,沒人想得罪他。

林清苒冷冷地看著顧亦宸,“在你眼里,恐怕夏姝今天就算是殺了人,也不是故意的。”

丟下這句話,她轉身離去。

“阿宸。”夏姝輕輕拉了一下顧亦宸的手,“我……”

顧亦宸轉頭看向她,揉了揉她的腦袋,輕聲安慰道:“你不用解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一定是林清苒又來找姝姝的麻煩,姝姝慌亂之下不小心將她推進了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