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新婚夜,被偏執大佬親瘋了 > 第373章 把你衣服脫了,給我穿
    “你心里,一直都還裝著另外一個女人嗎?”時九念繼續問,語氣平靜,就算傅景琛回答是,她也不會生氣的,反正現在傅景琛已經是她的了。

    別的女人也搶不走。

    誰來搶,她就打斷他們的腿!

    “如果我說有,你會怎么做。”傅景琛沒有正面回答她,只是看著她,似乎更想聽她的回答。

    “啊……“

    時九念啞然。

    還真的有啊。

    她對傅景琛是愧疚的,前世她把他害得那樣慘烈,如果他喜歡別人,而那個女人又回來的話,她是不是應該放手。

    畢竟她同他在一起,本來也是一場意外。

    “你很喜歡那個女人,覺得她很重要嗎?”時九念掙扎了幾下,繼續問,如果不是特別喜歡,她覺得自己可以努力下,畢竟她現在,已經有點喜歡傅景琛了。

    “如果我說重要呢?你又想如何做。”傅景琛下頜繃著,沉靜的眸盯著她。

    是真的一點也不記得。

    沒良心的蠢女人。

    “傅景琛。”

    時九念深吸了口氣,很認真的看著他:“如果你心里,有另外一個女人,還覺得她很重要,是那種她一出現,你就可以直接放棄我的重要的話,那我覺得,我們這段婚姻沒有意義。”

    “沒意義?”傅景琛臉上的笑容收斂。

    時九念繼續說道:“當然,如果你現在,還不想和我離婚,我們也可以不離婚,就這樣過下去,等那個女人出現的時候,我再把你還給她。”

    但是,這樣的話,她就不會付出真情。

    趁著現在,對傅景琛只有一點點喜歡的時候,及時止損。

    至于和傅景琛繼續保持婚姻關系,是為了對他的愧疚。

    時九念說得很認真,幾乎把每一種可能都考慮到了,且給傅景琛爭取了最大的利益,可男人看她的眸,卻越來越冰涼。

    時九念直視他的目光:“你覺得行嗎?或者你還有什么話想說,可以直接說出來,只要我能滿足你的,我都會去做。”

    傅景琛一言不發,只是看著她,目光一寸寸的變涼,最后化為一片冰冷。

    “呵……”

    男人的冷笑聲從胸膛擠出來,他放在時九念已經不是兩側的手收了回去,也緩緩站直了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都已經想得這么明白了,我覺得行不行,要緊嗎?”

    傅景琛覺得,他就像是個大笑話。

    他原本以為,時九念在為他吃醋,在逐漸的愛上他,可結果,他還是如此的可有可無。

    不過因為一個莫須有的女人,她就能說出離婚兩個字,他只想從她口中聽到她愛他,舍不得他幾個字,卻怎么也奢求不來。

    “時九念,你從來沒想過,安安分分的當我傅景琛的妻子,從來沒想過,和我白頭到老,對不對?”

    時九念緊緊擰著眉頭,她不是沒有想過啊,是他自己心里有著白月光,那她能怎么辦!

    傅景琛怎么這么不**理。

    她哪一處,不是為他考慮。

    他蒼涼的笑起來,自嘲無比:“我剛才的解釋也是沒必要的是不是?你壓根就不會吃醋,不會為了我吃醋,你一直都想找機會跟我離婚是不是?”

    “但是我告訴你,你這輩子只能是我傅景琛的妻子,你再不愿意,也得給我做一輩子的傅夫人!”

    重重地一句話落下,傅景琛也不去看時九念是什么表情,直接摔門而出。

    再待一秒,他都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狠狠教訓這個沒良心的女人。

    ……

    傅景琛一身燥氣的出了門。

    傅火守在門外,看到他這暴怒的樣子,心尖一顫。

    這是……怎么了?

    傅景琛已經很久沒有發過這樣大的火了,夫人到底做了啥啊……

    “先生。”管家也連忙迎了上來,看到傅景琛臉色陰沉到駭人的樣子,嚇得吸了口涼氣。

    “我這幾天,不回家住了,”傅景琛大步下樓,面上裹著一層寒霜,囑咐道:“照顧好夫人,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

    管家更加心驚膽戰。

    傅景琛不管工作到多晚,都要回家住的。

    現在,居然連家也不回了,看來這回是真的氣狠了。

    眼見著傅景琛要出別墅了,傅火趕緊跟上。

    深秋的夜,涼得刺骨,傅景琛剛出去,就被冷風拍了一臉。

    他的外套還留在房間里,就只穿了一個很薄的襯衫,但讓他回去拿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今天為了回來哄那個沒良心的小女人,他飯也沒來得及吃。

    身上又冷又餓,還沒帶錢包出來!

    傅景琛越想越覺得委屈,胃都開始疼了。

    他這些日子,把她當成心肝兒護著,可她呢,輕易就吐出離婚兩個字。

    “主子!”

    傅火追了出來,看著傅景琛站在路邊的樣子,不由得心酸,自家主子這樣,好像是和老公吵架了,離家出走的小媳婦兒。

    自家主子也太可憐了!

    可下一秒便是他可憐了。

    “你把衣服脫了,給我穿。”

    以為自己幻聽的傅火:“???”

    這么冷的天,讓他把衣服脫了干什么。

    但他不敢違抗,只敢把衣服脫下來給傅景琛,傅景琛聞了一下,臭死了,一點也沒有他媳婦兒的香!

    想到時九念,他眉頭下壓,又煩了。

    “主子,我剛才去調查過了。”傅火沒衣服穿,凍得臉有點白,“今天夫人在酒吧,好像差點被調戲了,是周家最小的那個不成器的兒子。”

    “被調戲?”傅景琛目光一沉。

    傅火連忙把事情原委都說了出來,尤其現在周家小公子已經醒了,正在找人想抓時九念報仇,聽完,傅景琛臉色無比難看。

    “去告訴周總,周家還想在江城立足,就好好管教好自己的兒子,否則,我不介意親自替他管教。讓周家那小子,自己去局子里待一個月反省,如果我動手,他們知道后果。”

    “是。”傅火恭敬的點頭。

    “另外,”傅景琛聲音頓了頓:“給我安排一架直升機,我要離開江城。”

    短時間內,他和時九念還是不要見面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