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新婚夜,被偏執大佬親瘋了 > 第1219章 去機場接機
    “我爸媽他們知道你回來了,想過來看看你,剛好他們這段時間也休假,就打算來京城見你,后天的機票!”

    秦茗聲音里滿是喜悅,她也好久沒見過她爸媽還有哥哥了,想念得不行!

    時九念也很高興,她都有半年多沒見過干爹干媽了!

    “后天我和你一起去機場接機。”時九念說道。

    ……

    樓下。

    陸曉曼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她真是白養了一個兒子,居然為了秦茗,和她大吵一架,還讓她給秦茗道歉,給一個村姑道歉!

    他怎么不想想,她這么做都是為了他好,但凡他不是她兒子,她會管他么?

    要是真和一個鄉下女人在一起了,他這輩子還有什么前途!

    “叮叮叮——”

    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陸曉曼拿起手機,看了眼備注,接聽。

    “時夫人,我們查到秦首-長最近好像要來京城呢!您不是一直想結識秦首-長么?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秦首-長的行程一直都是保密的,只是這次回京城是私事,僅僅看望時九念,保密工作就沒有做得太嚴實。

    聞言,陸曉曼很激動,她一直不想認識秦首-長,之前秦首-長將那么大的一個項目交給時家做,她還沒找到機會感激他!

    “替我查一下,秦首-長大概什么時候到,我去接機!”

    “是!”

    掛斷電話,陸曉曼還處于極度興奮中。

    那可是國家軍事基地的秦首-長,他的妻子更是國家情報局的副局長,他的兒子年紀輕輕就已經做到了上將的位置!

    這等軍方世家,是他們高不可攀的!

    聽說秦首-長還有一個女兒,那才是真正的千金閨秀,誰要是能娶到她,這輩子都不愁了。

    陸曉曼知道,時正認識秦首-長,說不定有秦首-長的聯系方式,但她剛和時正吵了一架,也不想去找他。

    臭小子,什么眼光,喜歡上一個村姑,有本事把秦首-長的女兒娶到手啊!

    算了,時正還不配!

    后天她一定要接到秦首-長,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

    ……

    與此同時。

    九念公司里。

    一群高層聚在一起,面色都很不好看。

    “賀總,程鑫那狗東西就是看勁哥不在了,想搞我們!”

    一個高層氣憤的說道:“他還想吞并我們,他算什么東西,也趕吞并我們!他忘了勁哥在的時候,他是怎么跟個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

    路勁在世時,以雷霆手段,短短一個月,強勢擠進京城各大集團,不過半年,便將九念集團做大做強,成為商業神話。

    程鑫是對面鑫晟集團的總經理,路勁在時,他百般討好路勁,一口一個勁哥喊著,現在路勁走了,他翻臉不認人,居然提出吞并九念集團!

    短短幾天,就搶了他們好多個項目!

    他就是覺得路勁不在了,他們群龍無首,好欺負!

    “鑫晟集團是京城的老牌企業,背景雄厚,路哥在的時候,我們還能和他們拼一拼,現在路哥不在,我們……”

    “要不我們給時小姐打個電話吧?”一個高層提議道。

    勁哥在世時,就經常夸贊時九念,說她是商業奇才,無所不會,或許時九念有更好的辦法呢?

    “不行。”

    賀副總賀舟立刻拒絕這個提議:“我們是勁哥親手帶出來的,我們要是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還要求助時小姐,不是丟勁哥的臉么?”

    勁哥最看重最喜歡的就是時九念了,他們怎么能在時九念的面前丟他的臉呢?

    眾人沉默。

    “不能去打擾時小姐!”賀舟雙手撐著桌面,一雙濃眉壓下來,一雙眸子里翻涌著濃墨一般的黑色,“勁哥傾盡心血培養我們那么久,他不在,我們更要把他的牌子扛起來,讓那些想看好戲的人看著!勁哥培養出來的人,都是好樣的!沒有一個孬種!想吞并九念集團,做他們的春秋大夢吧!”

    一眾高層都想保住九念集團,他們都不回家了,天天在九念集團住下,不眠不休的趕項目,然而——

    路勁在時,因為天賦異稟,早就遭到無數人嫉恨,礙于路勁的強大實力不敢做什么,現在路勁一死,他們集體想吞沒九念集團這塊香餑餑。

    九念集團腹背受敵,處境艱難。

    時九念并不知道這些事,后日一早,她就和秦茗匯合,到機場接秦首-長幾人。

    陸曉曼也起了個大早,仔細的梳妝打扮好,前往機場。

    卻剛好看到時九念和傅景琛坐車離開。

    “他們這么早去哪兒?”陸曉曼很詫異,時九念這丫頭怎么破天荒早起了?以往她都是睡到大中午才起床的。

    “表小姐沒說,好像是去找秦茗小姐了。”管家回答道。

    聽到秦茗兩個字,陸曉曼眼里立刻劃過一絲厭煩。

    她已經和時九念說過,讓她別和秦茗接觸,她非但不聽,還和秦茗聯系得越發頻繁了是吧?

    跟這種有心機的鄉下女人在一起,遲早時九念也要被帶壞!

    ……

    時九念接上秦茗,十點半抵達機場。

    秦首-長他們還有半個小時才到。

    “我爸媽和哥哥都來了,他們都是來看你的,現在在他們心里,你可比我還要受寵!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我才是抱來的!”秦茗挽著時九念的手臂,故意酸溜溜的說道。

    時九念笑了一聲,沒有接話。

    “念念,你都不知道,你現在已經成為我,哦不對,是整個軍方大院孩子的陰影了!”秦茗忍不住說道,時九念就是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現在軍方大院的叔叔伯伯們都拿時九念做榜樣教養那些小孩,那標準高的,見者流淚,聞者傷心。

    秦茗看了都不由得慶幸,還好她現在已經成長了,她爸媽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她已經養殘了,不拿這么高的標準對她,不然她也得哭死!

    時九念只是靜靜聽著,偶爾唇角勾起,輕笑一聲。

    秦茗說得口干舌燥,“念念,你站在這兒別動,我去買瓶水哈。”

    “嗯。”

    秦茗大步出去買水,卻迎面撞上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