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小說網 > 重生新婚夜,被偏執大佬親瘋了 > 第1138章 是精神病院嗎?你們家病人跑出來了
    秦茗是被秦越拖著走的,秦越力氣太大,她被捏得手疼,“哥,你干嘛啊!”

    她忍不住抱怨。

    “你以后不許再和那個叫時正的聯系,你們都這樣了,他還對你沒任何想法?”秦越都要氣死了,雖然秦茗和時正光著身子滾一個被窩是那群綁匪的鍋,也不怪時正,但是秦越還是生時正的氣。

    一點擔當都沒有。

    這么多人看到他和秦茗睡在一起了,他就沒點表示,沒什么想說的,不想負責?

    要不是看在他是時九念哥哥的份上,秦越肯定要揍他!

    秦茗剛剛有的好心情就這樣沒了,她眸光暗淡下來:“是綁匪的錯,也不關他的事。”

    “那就不用負責了?!”秦越氣得心口疼。

    秦茗抿著唇,沒有回答。

    她不希望時正因為這件事,被迫對她負責,她想要的是時正真心喜歡她。

    如果不是……她寧愿不要。

    ……

    時正一直看著秦茗,等她上車了,收回目光,就看到時九念和傅景琛并肩站在一起,兩人雙手環胸,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

    半勾不勾的唇角,笑得有點壞。

    時正:“……”

    “傅景琛,這群綁匪交給你處理,他們是沖著念念來的,他們將秦茗誤認成了念念,才會綁架她。”

    時正對著傅景琛說道:“念念也交給你,我還有事,先走了。”

    “身上傷都還沒治,你要去哪兒?”時九念蹙眉問道。

    什么事情這么著急?

    “我,”時正頓了頓,“回去清算資產,然后去秦家,提親。”

    他和秦茗光著身子,睡一個被窩的事情,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他不能那么沒有擔當,毀了秦茗的名聲,還不負責。

    他家世比不上秦茗,也比秦茗大五歲,他不知道秦家看不看得上他,他只能把他所有的東西擺出來,讓秦家看清楚他的誠意。

    而且越早越好,不能讓秦茗一個小姑娘承擔一切,于是,時正壓根顧不得處理傷,就趕去秦家。

    時九念和傅景琛目送時正離開。

    “沒想到,這群綁匪還助攻了一把。”

    時九念感慨,她以為時正和秦茗的緣分就到頭了,沒想到還能這么峰回路轉。

    “傅景琛,看來我要多個嫂子了。”時九念摟著傅景琛的胳膊,好閨蜜成為自己的嫂子,還真是一種奇怪的體驗。

    “是我們。”傅景琛也笑著說道。

    他們倆都得多個嫂子。

    “時小姐,那我們先將這群綁匪帶下去了?”警察恭敬的請示時九念。

    這位,可是杜總局和秦首-長都要以禮相待的人。

    也是她,最快找到這些綁匪的窩藏點,一手追蹤術,比警局里最優秀的偵查員都要好。

    “嗯。”

    時九念懶懶應了一聲:“順便問問,我哥肩膀上的傷是誰打的。”  ……

    時正連自己的傷都沒治,就去秦家提親,彼時,秦父和秦母已經從秦越的口中知道了秦茗和時正在綁匪那里發生的事情,正在氣頭上。

    他們還以為時正打算不認賬,還把他痛罵了一頓,下一秒,傭人就稟報說,時正來了。

    說實話,他們看不上陸曉曼,也不想唯一的寶貝女兒有這樣一個婆婆,可誰讓秦茗喜歡時正,兩人又都光著身子躺一個被窩了,他們只能同意。

    再者,時正給足了秦茗尊重,他先是問秦茗是否愿意,又把百分之八十的資產,都轉到秦茗頭上,名下的八套房產,都全都寫秦茗的名字。

    雖然這些錢,對于秦家來說,不算什么,但是時正的誠意,秦父秦母都看到了,也很滿意。

    兩家婚事敲定,自然是要一起出來吃飯的。

    加上為時九念送行。

    時九念就要回寒獨洲了,他們回華國已經一個多月了,必須得回去了。

    時正和秦茗剛確定關系,離訂婚還有一段時間,說不定他們把寒獨洲的事情處理完,回到華國,還能趕上他們的訂婚禮。

    下午五點,時九念、時老爺子等人準時出發去飯店。

    陸曉曼也在其中。

    到底是時正的母親,她不去也不合適。

    而他們前腳剛走,后腳就有人到時家來找時九念。

    “大叔,我找時九念!”

    尋川穿著一件灰黑色的工裝外套,頭戴同色的帽子,還背著一個雙肩包,他跋山涉水從寒獨洲趕到京城,一路上覺都沒睡,因此,看起來有些憔悴,這個造型配上他灰撲撲的臉,活像是快遞小哥。

    管家也把他認成快遞小哥,熱情的說道:“送快遞的啊?把快遞給我吧,我來簽收!”

    尋川:“?”

    他哪里長得像是送快遞的了?

    “大叔!我是時九念的小舅舅!我有急事找她!”尋川著急道。

    寒獨洲大批人中毒,情況危急,他從寒獨洲到華國已經耽誤一天一夜的時間了,必須趕緊找到時九念,帶她回去給那些人解毒。

    管家臉上熱情的笑容褪去,轉為看傻子的眼神:“你說你是我們家大小姐的舅舅?”

    “是啊!”

    “是你個頭!我們家表小姐就只有一個舅舅!”

    管家看著他,仿佛在看一個智障,覺得他要么有病,要么就是來詐騙的。

    “我真是她小舅舅!我叫尋川!你給她說我的名字,她就知道我了!”尋川急瘋了,他不知道時九念在華國的手機號碼,只能來家里找她,千萬不能撲了個空啊。

    管家最初還以為他是來詐騙的,可看他一臉認真急切,他覺得他小人之心了,他看向尋川的目光變得憐憫同情,原來是真的有病啊。

    “哎,”他嘆一口氣:“我知道了。”

    見他終于相信,尋川松了口氣。

    “你是從對面跑出來的把?”

    尋川:“?”

    什么東西?

    在他不解的目光中,管家已經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是精神病院嗎?你們那里是不是跑了一個病人?到我們這里來了,你們趕緊來人帶他離開吧。”

    尋川:“……”

    ……

    這邊。

    時九念等人已經到了飯店。

    他們先到,在包廂里坐了一會兒,秦家人才過來。